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四房播播在线观看

2020作者:admin

定水微生活招商合作我从未在意你是否有冰雪般聪慧,如花娇容颜,我在意的,只是这寂寞世间,唯一的一个你

——题记引子月弯如钩,远处的王爷府邸灯火辉煌,锣鼓喧天

有个家仆累得捶捶自己的腰腿,吐一口吐沫,诅咒:“吵吵吵,吵得人三更天都不能安睡,都说事不过三,这次我看还得红事变白……”“啪!”家仆脸上挨了一记耳光

他捂着脸,大气也不敢出地看着阴魂一样飘来的管家,那管家黑着脸说:“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竟然在这里诅咒主子!如果主子家明日真出事,第一个拿你开刀!”……翌日,那家仆揉着睡眼惺然的眼,穿过回廊,忽然瞧见碧波池塘上竟然飘着一个红色的影子,他愣了愣,忽然大叫起来——“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端王府小王爷,半年娶了三位正室,三位都在第二日出事,不是溺死,就是中毒而亡

街市流传,端王邑,是天煞孤星,娶谁,谁就会横死

(1)“包子,热腾腾的包子啦!”苏小小背着一个大篮子,穿街走巷叫嚷着,走了一早上了,就卖出三个包子

眼看时间要到午时了,难道这一篮子的包子都要作废吗?哥嫂又得罚她跪了

她叹了口气,撇撇嘴,一屁股坐在台阶上,肚子饿了,吃一个包子先

“臭要饭的,给我滚开

”一个跑堂的忽然从她背后闪出来,一脚踢飞了她的竹篮子,包子滚了一地,附近几个饿昏了头的乞丐顿时将包子一抢而空

苏小小欲哭无泪,她叉腰:“喂,你骂谁要饭的?要饭的会带这么多肉包子上街吗?”那跑堂斜眼一看,这女孩,头发乱纷纷的,包子脸黑油油的,身上的衣裳也油腻不堪,简直看不出颜色,如果不是她声音清脆,还真看不出男女

跑堂地说:“你现在没肉包子卖了,和叫花子也差不多了

”说完嫌弃地挥手:“一股子包子韭菜味,卖包子的叫花子,你给我滚开点,没看到这是什么酒楼吗?”苏小小抬头看着那招牌,明晃晃地耀眼——“太白酒楼”,是这京城里数一数二的豪华酒楼

她质问跑堂:“我卖我的包子,和你这开酒楼的有什么关系?”“你坐在我们门口,客人还怎么进来,滚滚滚,少废话!”“我不走,你赔我的包子

”她拿着手上剩下的那一个包子:“喏,10个铜钱卖给你

”“滚!”那人抬脚欲踢她,分明欺负她是女孩子,苏小小一闪身,他的脚风还是擦着她的衣裳了

她揉揉眼,嘴一撇:“你欺负人,是你逼我的!”他讥笑:“我就欺负你,怎么了?”她的眼泪刷刷地掉下来,眼前忽然闪过一幕,她嚷着:“喂,你不要站立在牌匾下,那牌匾会砸破你的头!”跑堂的哈哈大笑:“有毛病吧你!好,大爷我就偏要站在牌匾下,这牌匾挂了几十年了也没事!难道今日还会……”他话语刚落,那牌匾就砸了下来,将他砸到地上

苏小小拍拍衣裳,慢条斯理地说:“本姑娘的话都不听,休怪我没有提醒你

”人们簇拥而来看热闹,人群中有一双雪亮的目光看着苏小小离去的背影

人们看着那被砸破脑袋流好多血的可怜的跑堂,议论纷纷:“那小姑娘的诅咒还真灵验

是不是魔鬼?”“什么魔鬼,那不是咒诅,那是预言

”那雪亮的眸子目光紧缩,他走上去问那个显然显得知道内幕八卦的爆料人:“你说什么预言?那小姑娘会预言?”那人抬头看着他,此人戴着铁皮面具,虽然衣裳非常华丽,却有一种逼人的气势隐约散发,他看得浑身发麻,剩下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戴面具的人掏出一锭银子,扔给他,他这才开腔:“是是是,那女孩叫苏小小,自幼丧父母,跟随哥哥嫂子长大,是一个卖肉包子的小贩,可是她有一个天赋,只要她不高兴,掉眼泪,就可以预言到别人的祸事

如果听她的话,可以规避灾祸

灵验得很

”那人没回话,转身就走

只留下一阵冷飕飕的冷风

(2)苏小小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在外面躲了整整一天,她知道肯定还是躲不掉的

一篮子的包子都成废柴了

她推开门,闷闷地说:“兄长,嫂子,我回来了,我闯祸了……”她自动跪在门口

哪里知道只听见一声尖叫,是嫂子的声音:“小小,小小呀,你终于回来了……”苏小小觉得诧异,嫂子不仅声音热情,脸上那笑容都可以堆成千层饼了,虽然假得要命

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天没有见过嫂子冲自己笑了

嫂子将她一把拽起来:“小小,吃饭了吗,饿了吗,嫂子给你做了鱼

”苏小小哭丧着脸:“嫂子,我不过是丢了一篮子包子,你没有必要在鱼里下毒毒死我吧!”“哎哎哎,妹子你在说什么呢!”苏小小的哥哥苏大大也堆着一脸讨好的笑走到她面前,弯腰驼背卑躬屈膝的样子,只差没有给她跪下了

苏小小更加觉得诧异了,今天这一对活宝闹的究竟是哪一出呀?她被推着走进房子,她揉揉眼,她经常做梦,希望睁开眼来看到满屋子的金灿灿的金子,白花花的银子,能亮瞎自己的眼,怎么今日没入睡就在做梦了?她摸摸金子、银子,不,不是做梦,是真实的存在

“啊呀,贺喜妹子,恭喜妹子啊,妹子,你马上要成为王妃了

这是我们这巷子里的大喜事啊!”“什……什么?王妃?”苏小小一屁股坐下去,拿起一个大肉包,正想啃,却被嫂子一把抢过:“妹子啊……不,王妃啊,以后不吃包子了,包子是喂王府的狗的

对了,以后进了王府要多照顾我们的生意,最好每天包了我们包子铺的包子

”“你傻啊,我妹子都是王妃了,我还卖什么包子,好妹子,给哥儿也弄个七品,不,六品的官儿当当

”“你们在说什么啊!”今儿哥哥和嫂子究竟是哪里搭错筋了吗?嫂子拿来婚聘书,白纸黑字,果然写的分明,端王邑,娶民女苏小小为王妃

苏小小眼睛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3)苏小小听见外面传来了囔囔地脚步声,她“嗖”地握紧剪子,真是的,这小王爷一定有阴谋的,不然为什么娶她一个民间女子做王妃呢?没有错,今日是苏小小的洞房花烛夜

端王邑半年娶三位王妃,个个都在第二日死于非命

以她的分析,肯定是王爷自己干的,否则哪有人这么倒霉呢?可恨的是,明知道端王邑“克妻”,哥嫂还是因为贪图钱财将她嫁入了王府

面前,出现了一双粉底登高靴,苏小小顿时大气也不敢出,房间的气氛蓦然变得紧张起来,两人就隔着红盖头,彼此默默对峙,过了许久,许久,久到苏小小都快要打瞌睡了,可是那人还是一动不动伫立着,苏小小再也按捺不住心跳,她自己拉开红盖头,大嚷:“别想杀了我~”她抬头,不禁愣住了,天底下怎么有生得如此标致的少年呢?那少年眉目俊秀,五官犹如雕刻一般的精致,下巴收拢得像一滴水一样圆润,黑黝黝的眸子死死盯着她,眉头却紧紧皱着,像有什么心事

说也奇怪,那少年虽然长得很俊美,浑身却散发着冷气,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苏小小想,大夏天的不要用冰水降温了,靠近他就可以纳凉

忽然,他扬起一个巴掌,狠狠抽了苏小小一记耳光,苏小小也不是省油的灯,迅速拿剪子刺过去,那少年嗷叫一声,捧着滴血的掌心咆哮:“你谋杀亲夫吗?”“你干嘛打我?我看你是谋杀亲妻的杀手!”他凑近她的脸,掰过来仔细看着她的眼,她顿时脸红了,他想干什么,才打了她一个耳光现在又想亲她吗?天底下怎么有这么厚脸皮的人?她挥开他的手:“讨厌,男女授受不亲

”说完这句话才想起他是她的夫君,他们已经拜过堂了,他是可以亲吻她了

“你怎么没掉眼泪,是不是我那一巴掌打得不重?那,再来一次!”他又想揍她,她大喊一声:“如果你敢再对我使用暴力,我这剪子可不是面团捏的

”那少年叹了口气,颓然坐下来,一摆手:“谁乐意打女人呢?你不是预言师吗?预言给本王听听,最近有什么倒霉的事,你明天会怎么死?”“你才会死呢!我呸

”什么人啊,一个好女孩一辈子就嫁一个人,一辈子只有一次洞房花烛夜,居然诅咒人家会死?苏小小真气不打一处来

“我是端王邑

你应该听过我的故事,我三个正妻都在第二天离奇死亡了

那天我一个人去大街上闲逛,听说你有预言能力,想知道你能否预言到自己的死亡

”“我才不会死呢,算命的说我可以长命百岁,洪福齐天

”忽然苏小小像想到了什么,她问:“就因为我能预言,你才娶我的?”“不然,你以为呢?”端王邑撇撇嘴,看着她的脸,这女孩,虽然长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大包子脸

一个父母双亡的贫苦女,如果不是因为他娶妻死妻,流传他是天煞孤星克妻命,导致名门闺秀都躲瘟神一样躲着他,他又如何会娶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孩子呢?苏小小说:“你今日别想……别想……”她的脸色绯红,那一句“别想和我洞房”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端王邑冷冷地说:“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想

我不会对一个将死的人有想法的

”他仰头饮下一杯酒,倒头就睡

苏小小用力推着他,可是他动都不动

苏小小郁闷地想,遇见这么没品的王爷,难道自己只能睡地板了?忽然她隐约听见外面有声响,推开窗,她揉揉眼,瞧见什么了?窗台外有金光闪烁,借着淡淡月光,瞧见了分明地上闪光的都是金条

她看了看,淡定地关上窗棂

她恨恨踢了端王邑一脚:“肯定是一个坏王爷,竟然用黄金铺地

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的

”她是穷人家的丫头,睡哪里都能睡得着,很快的,她就在贵妃椅上睡着了

(4)“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出事了!”苏小小还在睡梦中,忽然听见刺耳的尖叫声,她揉揉惺忪的眼,擦擦口水,看着曙光亮起来,她迅速起身:“不好了,不好了,我忘记揉面做包子了

”她拔腿窜出门去,和一个家仆差点撞到一起,那家仆瞧见她,大喊:“鬼呀!”端王邑出现在家仆身后,使劲踢了他一脚:“大早上的,你嚷个什么,没有规矩

”家仆扑通跪下:“小王爷,不好了,王府所有囍字都被剪成两半被扔在地上了

”端王邑脸色冰冷如山:“知道了,退下

”家仆怯怯地看着苏小小,苏小小摸摸自己的脸,有什么问题吗?她说:“怎么了?”家仆脸色惨白,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掉了

端王邑看着她:“你吓着仆人了,因为你居然没死

”说完这句话,他就飘然而去,留下苏小小摘下绣花鞋朝他背影扔去

什么人啊,大清早的诅咒人

“给嫂子请安

”身后忽然传来清脆的声音,她回头一看,见是一个年岁比自己年长的女子,衣饰颇为华丽

她问:“你是哪里的嬷嬷?”那女子皱粥眉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女子年方二十

”“喔,那你长得显老,对不起,对不起,我眼神不好

”女子自我介绍:“嫂子,我夫君是老王爷的偏房生下的二儿子,嫂子你可以称呼我芸娘

我命不好,二爷去年和端王一起去了,如今我是守寡之人……原本想小王爷娶了小王妃这府邸会热闹一点,哪里知道小王爷这不到半年啊,娶了四位王妃了……我看您真福大命大的,您居然活……”她自知失言,急忙收声

苏小小浑然不在意她言语的讥讽,摆手大度地说:“算命的说我长命百岁的,我一定活得比端王邑长的

”“端王年少风流,日子过得好不快活,他啊,据说——”她拉低了声音,带着八卦的恶意,补充:“皇上的容妃都和他有染……他们曾经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小王爷曾经在容妃出嫁前一夜说过,除开她他此生娶任何女子都犹如行尸走肉了

”苏小小的四房播播在线观看心情顿时一沉,原来如此,难怪他凝视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虚无缥缈毫无神采,也许在他的眼底她不过是一个还有点利用价值的花瓶而已

模模糊糊的,她的眼底浮现一丝泪光,哥哥嫂子为什么就为了那么点聘礼随便将自己嫁给了这样一个永远都不会爱自己对自己好的男子呢?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内心已经荒芜长了草了

蓦然的,她眼前浮现一幕,端王邑呵斥她,说她多嘴,罚掉她一月饷银,她杀猪般嚎哭起来

“芸娘,你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她急忙推着她,芸娘一愣,板着脸说:“芸娘哪里惹嫂子不高兴了?嫂子要赶我走?”“不是的,不是的,你听话,赶紧走……”可是芸娘还在和她争执,她已经瞧见端王邑出现在了她的背后

“又在搬弄是非吗?你当本王爷的话是耳边风吗?”端王邑呵斥她:“多嘴多舌,挑拨离间,罚你一月饷银,瞧你还敢不敢来搬热巴罗布膏弄是非?”芸娘嚎哭起来,扣她的饷银犹如要她的命

她哭着跑了

苏小小问:“你还惦记着皇上的媳妇吗?”端王邑一怔,蹙眉:“怎么这么无礼,什么媳妇不媳妇的,你应该尊称为贵妃娘娘

怎么,芸娘的话让你刺心了?”他看着她的脸,忽然露出一丝冷笑:“就爱上我了?还真快,昨夜还谋杀亲夫,现在就爱上我为我争风吃醋了吗?看来果然让你伤心了,你能预言芸娘能遇见的事情了

本王坦白告诉你,在本王心里,无人可以取代容妃,至于你,本王赏赐你这个王妃的封号已经足够抬举你了

”他加重语气:“你不过是一个卖包子的小贩,长得又像个包子,能嫁入王府是你的造化

”他等着她掉眼泪,这样他就可以问问皇上寿诞设下家宴,令他携家眷参与,是祸是福,可是那女孩偏偏一甩发:“卖包子的人也是有智慧的,只是愚笨的人看不到

”她蹦蹦跳跳地走了:“做包子去,今儿王府上下都可以品尝到本姑娘的手艺了

算是见面礼

”他顿时哭笑不得,堂堂王爷妃子心心念念的不是怎么伺候夫君,竟然是——做包子!真是那什么什么,改不了什么什么

庭院里传来淡淡的桂花香,那曾是心上人最喜欢的鲜花的香气,可笑御花园有千百种花,却惟独没有种桂花树,她,会不会感觉寂寞?一如他,自从她嫁给他人以后,他从来不曾笑过

咫尺天涯,如今他是将那滋味尝了又尝啊!(5)亦步亦趋地跟随在端王邑的身后,苏小小忍不住四处张望,妈呀,这就是传说中的皇后,简直比秋天金灿灿的田园还要美上三分——原谅她这不伦不类的比喻,在苏小小17岁的年轮里她见过的最壮丽的风景就是秋天的稻田

瞧那带刀护卫,一个一个小模样长得那个俊俏,偌大的皇宫好像就没有一个生得丑陋的人

直到瞧见皇上,给皇上和容妃行礼的时候,她才感叹,还是有丑的,皇上就其丑无比其老无比

更衬托的他身边的容妃光彩照人倾国倾城,果然是缺什么补什么,自己长得难看,就喜欢身边的人都长得标致

皇上和颜悦色地说:“端王邑,朕今日寿辰,若能献上让朕喜悦的礼物,朕一定会赐予丰厚的赏赐,可若那礼物让朕生嗔心,朕也会给予处罚的

”端王邑内心一凛,难道真的是鸿门宴吗?可是已经逼上梁山了,他知道,无论献上什么礼物,皇上都可以找借口说自己不会满意

他默默地献上盒子,那里装了一柄玉如意,固然是上古流传下来价值连城,皇上也可以找借口说不喜欢

他知道皇上身边的那个绝色女子正默默凝视自己,他微微低头,倔强地不去碰触她关心的视线,不让她为自己担心,也不想让她发现他内心为她埋藏下的秘密,那是属于他一个人的隐私

果然,那柄光华四射的玉如意落入皇上眼底,他面色一沉:“端王邑,你送朕一柄玉如意,难道你不知朕的宫里这样的宝贝还少吗?”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看来皇上已经听到了风言风语

他扑通跪下去:“请皇上责罚

”“等一等

还有奴婢送的礼物,奴婢送的礼物皇上您宫里一定没有

”端王邑瞪眼苏小小,这个时候她来多什么嘴,难道她也想受罚吗?皇上的唇角带着讥讽的笑意,这端王王妃还真的愚笨,天底下还有什么宝贝是朕会缺少的?苏小小送上的是……一个食盒

端王邑暗暗叫苦,这土包子,不会送包子给皇上吧,那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的

他暗暗祷告,奇迹却没有发生

食盒里,果然是端端正正十几个比元宵还小的包子

苏小小说:“皇上,您宫里一定没有这么小的包子吧!您尝尝,是什么味道的?”皇上怎么会尝包子呢?这么粗鄙的食物,可是他却没有发脾气,脸上反而渐渐绽放出一丝笑容——这端王邑,才名满天下,又被称为天下第一美男子,即使是他费尽心思万千宠爱的容妃心里也只有端王邑一个人

偏偏,他竟然娶了一个这么愚笨又毫无礼数的蠢妇,在皇上的寿诞之日竟然送上包子作为贺礼

这传扬出去,丢的不是端王邑的脸吗?这不就是最好的惩罚吗?皇上笑容满面,微微颔首:“这礼物,朕的宫里还真的没有

说说看,王妃怎么会想送朕包子作为礼物的呢?”“奴婢是卖包子的,不是奴婢自夸,奴婢做的包子那真的是人人夸,皇上您就尝尝吧!每一口都带着汤汁呢!”她俏皮、天真无邪的话语却引来势利的群臣的哄堂大笑,皇上颇有意味地瞥了容妃一眼,心里十分得意,看看吧,你喜欢的男子娶了一个这么蠢笨的包子王妃,成为天下人的笑话了

皇上哈哈大笑:“端王邑,朕看这包子也得有一个名声,这样吧,‘每一口都带着汤汁’,那就是汤包,好,朕就封这包子为‘王妃汤包’吧!哈哈哈

”他想,这“王妃汤包”明日一定会名扬天下,人们每次品尝此物时就会嘲笑端王邑的包子王妃,那等于每一个人都在给端王邑俊秀的脸庞上涂上泥巴

果然,端王邑脸上一片红,一片白,他恨不得捏死这个自以为聪明的“王妃”,可是后者今日还在那里叩谢皇恩!从皇上视线中一离开,端王邑脸色铁青,在马车上,他对洋洋得意的苏小小怒吼:“今日我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苏小小一愣:“你该不是被吓傻了吧?我帮了你,你还说我丢了你的脸,难道你被拖下去打板子不会丢人吗,我看皇上就是想打你的板子,你得罪皇上了让你穿小鞋呢!”“我宁可被皇上打板子,也不要天下人耻笑我娶了一个卖包子的做王妃

”“喂,我是卖包子的怎么了?你是王爷,你就不要吃包子吗?你饿了肚子的时候别说包子,馒头也会啃的!”“好好好,算我怕了你,我回去就休了你,你要什么条件?说吧,你不是有爱钱如命的哥哥嫂子吗?我看你也差不多,你开个价吧!”苏小小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刺了一下,汩汩地流出透明的血来

她抬头,不让他看见自己的泪水,不能在这个自私的男子面前流露自己的软弱:“端王邑,休妻得有理由,我虽然是一个卖包子的,也不是让人白给欺负的,我不要你的银子,我只要你给我一个休妻的理由,我到底哪里不好,哪里犯了七出之错你得休妻?”端王邑一怔,苏小小这话说得有礼,如果妻子不曾犯七出之错,即使他是王爷也不可以休妻

忽然,马车停了下来

端王邑掀开马车帘一看,见到容妃伫立在他的马车旁,她坐另外的马车已经追赶来

“你到底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邑,你就那么恨我吗?”他怎么不懂她的脾气?若她恼了,即使对方走到天涯海角她也会追过去,不管自己的身份

也是因为她的肆无忌惮,才给他带来逼迫感

男人的嫉妒心是一把火,可以将情敌彻底焚烧

何况自己的情敌是掌控别人生命的皇上

为她去死,纵然心甘情愿,他却是为她着想才逃避的,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她已经贵为后妃,他能做的,就是成全她表面光鲜亮丽的幸福

他叹了口气:“容妃,你这是何苦呢?既然知道我在躲,你就成全我,让我躲你吧!”苏小小在马车里浑身一震

她透过缝隙,看着那容妃,仿佛天下的光芒都聚拢在她的身上,她真的是明艳无比,和她比,自己真的像墙角的野草

她卑微地握紧手,心里又无由难过起来

容妃扑进他的怀抱:“我不管,我不管,你带我走吧!我再也不想在那个丑男身边待多一刻了

我再也受不了他,我越躲他,他越纠缠

”他摇头:“你别犯傻了,天下都是他的,我们能逃去哪里呢?我死了不足惜,我不想你有事

”苏小小再次浑身一震,他的声音是如此温柔,他对容妃可一点也不自私,什么都为她着想

原来,他的好,都只为那个人绽放,那个人离开他的时候,已经带走了他的一切,难怪他面对别人,面对自己的时候,都一副冷冰冰好像别人欠了他三千银子一样的表情

因为他已无心

眼眶开始发热了,她想擦去眼角即将流下的眼泪,可是情绪却不受控制,那眼泪已经要坠下

既然嫁了他,好女孩断然没回头的道理,可是,她还没开始,就被抛弃,她怎么甘心?却又不得不认命,和容妃相比,容妃是天下明月,而她只是角落边无人认识的小黄菊

“不,不是,你根本不是为我着想,是因为你娶了王妃了,所以你就忘记我了

”容妃还是那么刁蛮

“唉,快别拿自己和别的女人相比了,你明知道的……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我的心是很小的房子,只能装下你一个人

此后经年,不管我最终娶了谁,留在别人那的只是我的躯壳,我的心都给了你

”眼泪,终于从苏小小的眼底喷涌而出

原来他不是不会甜言蜜语,只是他的甜言蜜语都是说给容妃听的

他根本不在意马车上还装有自己的新婚妻子,他肆无忌惮在自己新婚妻子的面前对别的男子的贵妃娘娘表白

“人渣!”她小声怒骂,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

忽然,她看到了什么?是,鲜血,从锦袍中汩汩渗透,那是端王邑的锦袍

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宝剑

“那好,明日子时,还在这里,你驾马车来,我追随你天涯海角而去

”容妃的声音弱弱的,却一字不漏地传到了苏小小的耳朵里,她,要带自己新婚丈夫私奔

可是,她即使知道了他们的秘密,又能如何呢?腿长在他的身上,他像风一样自由,自己毫无能力束缚自己夫君的脚步

回到马车上,苏小小急促地说:“你不能走,你不能和容妃私奔

”端王邑惊讶地转过脸来,脸色是那么冰冷,眼神是那么遥远,就好像他身边的她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怎么,你吃醋了?”“我看到了……在私奔的时候,你会被杀死

”他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头:“那也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你别瞎预言了,我知道你是故意造谣恐吓我的

”看着他坚决的眼神,苏小小知道,他已经做了决定,他要义无反顾和自己爱的女人走天涯,至于自己的妻子,他根本不在意

她像一颗稻草一样被抛弃了

(6)今夜无月,只有零散的几颗星星在天空上闪闪烁烁,只听见叮叮咚咚的声响由远而近,端王邑转过身来,马车停下,端王邑去掀开轿帘,一柄雪亮的剑飞了出来,刺中他的胸口,果然过苏小小预见的情形一模一样

轿帘下,露出皇上那种充满嫉妒的脸:“端王邑,那个贱人为了自己的性命一切都招供了,说你勾引她私奔,朕赦免了她,但朕不会赦免勾引朕爱妃的你

”“皇上……皇上,奴婢是送自己做的包子给容妃娘娘吃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皇上一惊,这才发现穿着锦袍的竟然并不是端王邑,而是王妃

“怎么是你,你怎么穿了端王的王服?”“皇上……容妃觉得自己爱吃包子的事情不宜宣扬……”苏小小从胸口拿出包子,剑锋太厉害了,已经穿过了包子扎进她的身子里,好在并没有危机生命

皇上嘟囔:“那两个自以为情深似海的男女真应该看看,什么才是有情有义

”马车远去了

苏小小苍白着脸,扶着冰冷的墙壁,问自己,为什么要帮他?帮一个一点也不爱自己,也许永远也不会爱自己的人

可是,她是快乐的

原来,爱,得到不如付出快乐

他是她的夫君,从她嫁给他开始,再和他拌嘴,她也不想离开他

(7)端王邑端着药汁,走到苏小小面前,苏小小还死鱼一样躺在床榻上,见他欲扯开她的衣裳,急忙努力挣扎:“你你你,你想干什么?”“你为我受伤了,只是我为你熬制的药汁,涂抹上去会好的快的

”“我不要,我不要你动手

”苏小小想自己接药汁,手却不听使唤

无力垂了下去

端王邑说:“好了,别动了,傻丫头,等会痛的时候如果流眼泪,再告诉我能看到什么……”他开始小心地替她涂药,动作是那么轻柔,这个像冰山一样的男子,原来是潜在的好夫君一枚

“容妃来了

”端王邑一愣,讥笑:“你还没哭呢,就能预见吗?”“是真的

”端王邑回头一看,果然瞧见了容妃,她换了男装,轻巧地出现在他的身后:“邑我来了,带我走吧!”端王邑说:“算了吧,若皇上再抓住你,以性命威逼你的时候,你是否又会说是我勾引你私奔?你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大难来临各自飞,你还是飞到梧桐树上去吧,我接不住你这只高傲的凤凰

”“邑,你总是在生气,我若不那么说,皇上早已赐死我了

我现在都换了衣裳出宫了,还不够表示我的诚意吗?”端王邑摇摇头,目光变深沉:“容妃,你和我都不要活在过去了,有些东西已经改变了,回不到从前,你已是人妇,我已为人夫,你能不爱老丑的皇上,我却不能辜负为我愿意付出生命的新婚妻子

那日若不是她打晕我,代替我去见你,或许我现在已经不能活着面对你了

你还是回宫吧!”“邑,你疯了吗,你竟然真的愿意娶一个卖包子的做王妃?她这么蠢,又长得难看,还不如你死掉的那几个妻子呢……”端王邑眼神顿时变得锋利:“你说什么?我那几个正妃从来不曾露面,你怎么知道她们比苏小小强?”“我,我猜的……”容妃结结巴巴地解释

“是你杀死她们的?是你?是你让我披上‘克妻’的罪名?”他一步一步逼问

她招架不住,终于任性地嚷了出来:“我为你好,我拿金银珠宝铺在地上引诱她们出来,如果她们不是贪财之人怎么会从房间出来,让人有下手机会呢?”“果然是你,居然是你,你变了,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狠手辣了,我对你太失望了

”端王邑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他扶着墙壁才没有倒下去,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爱的那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子到哪里去了,是什么改变了她心的容颜呢?“邑,不要责备我,我都是为了你,我不想你身边有别的女人陪伴,男人都是见异思迁的,你看看你现在难道不是吗,即使娶了个长得像包子一样的妻子,你都不愿意和我私奔了……”苏小小不满地插嘴,她再也不想当壁上花了:“谁像包子,你全家才像包子呢!跑到人家家里来要和男子私奔,人家拒绝你你还央求,你以为你是多高贵?”任性的容妃冲上去,狠狠给了苏小小一个耳光:“我们说话的时候轮不着你插嘴,那天你看到金银珠宝没有跑出去算你命大,你只要出门就给你一锤子,让你纠缠邑……”苏小小的眼泪都被这巴掌给打了出来,端王邑再也按捺不住,将容妃推到一旁:“你这个泼妇,你给我听好了,我再也不要见到你!”苏小小眼前看到一幕,皇上……皇上竟然就在门外,他赐死了容妃

眼看容妃要垮出门去,苏小小说:“别走,别走……”容妃说:“好,我这就告诉皇上去,我告你们两口子谋反,我得不到的人,任何人别想得到,我宁可将他毁灭

”她刚走出门口,就只听一声惨叫声传来……苏小小叹了口气,为什么自己每次预言的时候别人总是不听呢?尾声“不要,不要!”苏小小满屋子乱跑,端王邑拿着长长的针在身后狂追:“你别跑啊,不疼的,这是我才学会的针灸,只要你眼泪流下来就可以预言我未来会发生的祸事了

”胖了一圈的苏小小终于被端王邑给逮住,气喘吁吁地说:“夫君,你太毒了,这一个月你在我身上不是拿针扎我,就是半夜忽然踢我一脚,可是我太幸福了,我这眼泪也没有办法掉下来,这样吧,夫君,不如你去找我的帮手预言吧!他一定有能力

而且他很爱哭

”端王邑顿时拉长脸:“你居然还有帮手,是男是女?你如果敢不守妇道,我一定打得你流三天三夜的眼泪,将我一辈子的祸事都预言出来

”“夫君……”苏小小脸上露出甜美而羞涩的微笑,将他的手挪到自己的腹部:“夫君,我的帮手在这里啊,他一定继承了我的预言能力

”端王邑抱起苏小小快乐地转圈圈,他说:“皇上没有赐死我,只是撤了我的王位,那又如何,我现在可是‘王妃汤包’的掌柜的,富得流油,比当那个穷酸王爷强哪里去了

娘子,我的一切都是你带来的,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她无言,只微笑,一生只需好,不需长,有他陪伴,人生一路锦绣如花

——————the end————————城南邮局.QQ号:1453963924(←长按复制)定水微生活ID: dingshuiweishenghuo长按下方图片扫描二维码,关注定水微生活四房播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