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东京 热

2020作者:admin

点击上方“艺术与设计” 可以订阅哦! 保罗·卡佩罗(paolo Cappello)在2014年设计的Caruso蓝牙音箱自录制音乐于 1878 年问世以来,音乐已完全脱离任何场所的约束,进化神速,迄今早已无处不在

随着人们淘汰了黑胶、卡带,将光碟数位化,转换为 0 与 1的碎片之后,音乐也开始去物质化

尤其在串流模式崛起的时代里,聆听音乐的模式更为便捷

有趣的是,人们反而渴望接近声音的本质——或许我们不舍得购买一张唱片,却甘愿花上数个月的薪金,汗流浃背地在演唱会里与偶像一同歌唱;也许我们对聆听音乐的品质并没有多大的要求,却总是会先考虑拥有一台能够与时尚家居相符的扬声器

大卫·拜恩(David Byrne)在著作《制造音乐》中指出:“当音乐变得不具体,现场演奏就有了更多价值

对我来说,这种状态倒是贴近了音乐的本质

科技带我们饶了一整圈

”确实,仔细一想,听音乐的历史,从来就与科技的演进有关:爱迪生第一代发明的圆筒录音机因为效果并不理想而被遗忘了10年

直到1915年,他才提起勇气将之改良,打造可以在唱盘上录音的新机器:录音天使

而他所展现出的魄力和巧思,无疑就是今日的“设计思考”

扬声器中常见的金属网格被德纳·哈基姆(Dana Hakim Bercovich)变成了时尚的珠宝考虑到“声音是设计师工具箱最近好看的小说中最重要的‘原料’之一”,以色列霍隆设计博物馆《设计中的声音和物体》(Sound and Matter in Design)展览的总策展人摩耶·德瓦士(Maya Dvash)认为:以声音作为主题的展览,不仅仅需要有设计品的呈现,也得通过另外两个不同的切入点——空间和环境,来探索声音与设计之间的关系

因此,访客到此所邂逅的,应该是一场从近代历史转化为未来感装置的感官之旅

这样的布局也进一步证明:设计已超越了物理性,以涵盖似乎抽象的内容

声音建筑的乐音摩耶还解释道,这次的展览首次使用了博物馆的户外空间,以“建筑之声”(The Sound of Architecture)的互动装置,让 罗恩·阿拉德(Ron Arad)设计的标志性博物馆摇身一变,成了一件乐器

互动装置“建筑之声”(the sound of Architecture)这个外形上本就有着韵律感的建筑,在阿娜特·萨夫兰(Anat Safran)和莱拉·齐塔亚特(Lila Chitayat)的策划下,将其钢制的“彩带”空心结构化作回音室,创造出一个让人身临其境的“音乐舞台”,由访客的互动而交织出新的乐曲

声音从位于不同地点的60个扬声器以及建筑本体所发出,置身在其中宛如“管弦乐中的指挥家”,很是让人陶醉

“利用博物馆所有的空间就能以不同的角度来处理一个主题

它让访客有机会深入了解主题,像书中的章节一样

这次的展览,观众也就从建筑的外观开始了这个旅程

”摩耶说

随着访客穿梭于不同的空间,也将深入了解自己对声音的感受与解读

看见历史的律动博物馆的上层艺廊内,展示了20世纪60年代到今日的设计品

这绝对是设计达人的首个目标

取名“看见声音”(Seeing Sound)的展览空间,收纳了多达50件设计,并区分为三个类别——固定式、移动式和互动式

展览虽然看似展现的是音箱和扬声器在科技上的演进,但也同时体现出了设计手法上的转变——从着重功能性的设计,到满足用户体验的风格派产品

Arper推出的parentesit屏风在最贴近音乐数位化主题的“移动式”领域,看见了大量来自业界耳熟能详的大师级人物:从已故的理查德·扎佩尔(Richard Sapper)和马尔科扎努索(Marco Zanuso)设计的 Cube 收音机(1977年)到鲜为人知的,由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设计,Alessi出品的Poe 收音机(1997年),都让人看见电台的全盛时期已不再,但却曾占据过人们心头爱长达 20 余年的时间

2014年,法国品牌 Lexon 企图以马蒂厄·雷阿奴(Mathieu Lehanneur)的Hybrid 收音机强攻传统电子电台市场,但在人人一台手机的年代里,仅仅拥有电台功能的收音机,早被无线移动式的扬声器所取代

双人演奏音乐发声器(Dato Musical instruments)Duo,2016年而这类产品的亮点,就是其便携性,所以往往选购的人群都是偏向于年轻族群,其购买目的皆强调了音乐的社会功能:从早期与朋友一起聆听大众化音乐(即收音机)到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蓝牙控制)亦如此

但随着强调音质的大品牌如Bang & Olufsen 和 KEF 都不惜为了“讨好”市场而推出类似产品后,是否也意味着一台纯便携的扬声器已快到达饱和度?因此在这一系列的展出中亦看见了“移动式”设计正在转型的迹象

像拥有灯具功能的 UMA 扬声器就是个好例子

对此概念,设计师之一兼品牌创办人帕布洛·佩德罗(Pablo Pedro)就提到:“目前照明业正在发生的事就是类别的融合

我们(Pablo Design)是一家照明公司,但我们也看到照明可以和声音融合在一起

而UMA的状况是,我一直想要重新设计或重新想像传统灯笼这一物品

直到近期,从来就没有人为这个灯笼进行再造,所以我们基本上就等于先抓住了这个机会,重新想像传统的灯笼

”UMA在设计上有手柄,也超便携,它所产生的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光,并备有调节的功能

“我们也在想,”帕布洛继续说,“人们正在使用什么可携式的物品?什么东西能让人们聚在一起?灯笼可以做到,而音乐也一样

从这我们就发现可以把两者放在一起

人们对这一设计的回响也是非常惊人的

感觉它似乎就是天注定的

”固定式的灵机一动 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设计,thomson Alessi出品的收音机(poe radio)由此可见,另一边厢的“固定式”领域所面临的挑战也不小,尤其在居住环境逐渐缩小的时代里,选购的考量不仅在于大小,也要能与智能居家崛起的趋势并行

譬如说卡米拉·李(Camilla Lee)设计的Resound No.1,形状仿佛留声机,是专门为手机而设的扩音器;而保罗·卡佩罗(Paolo Cappello)设计的Caruso蓝牙音箱,则将仿留声机外形的喇叭融入到橱柜中,形成一体制的多功能家具

突破重围的有两件物品:保罗·考克斯基(Paul Cocksedge)设计的TheVamp以及家具品牌 Arper推出的Parentesit屏风

两者在形态上确实有点小巫见大巫,但出发点皆是为了改变人们对于享受音乐的旧习惯

前者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件音箱,反而是一个带有环保意识的无线音箱连接器

只要将现有的旧音箱,不管品牌或大小,连接到这一轻巧的方块,就能通过蓝牙供给音乐讯源,让老旧的音响重新“发声”

法国品牌 Lexon在2014年出品的Hoop收音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于用手机来播放、欣赏音乐,而蓝牙音箱也因此成为手机配件市场的新宠

”设计师考克斯基表示:“伴随着这样的发展趋势,每月都会有超过一万支音箱需要进行回收

所以The Vamp不仅能实现绿色环保的目的,也让经典的扬声器重新通过另一种方式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也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作为家具品牌,Arper的Parentesit可说是件极为大胆的设计,不仅搭配上两年前的屏风潮流,也跨界进入了扬声器的领域,让印象中庞大且占位的扬声器化作一件简约的几何艺术品

莫利纳(Lievore Altherr Molina)带来的设计,让人们可选择圆、方、椭圆的形状进行搭配,取得一种几何形态的墙面装饰,为现代共享空间提供舒适感

当需要团体合作或独立思考的私人空间时,它就是最好的屏风兼隔音墙

有时,即使没有了背景噪音却想要放松片刻,也能借此来一点音乐

何乐而不为呢? 帕布洛照明设计(pablo Designs)的声音提灯(UMAsoun东京 热d Lantern),2016年互动式的实验精神在“互动式”的领域里,实验精神极度主导了设计

从声波纺织品Liquid MIDI到双人演奏的Dato DUO,都能借此创造出全新的声音与音乐,彻底降低了“制作”的门槛,也让过程变得更有趣,取得老少皆宜的功能

然而将声音化作能触及的社会性的概念,则是在互动式领域中的新崛起的学问,尤其是针对治疗性,或为先天残缺而打造的设计

肯尼斯·泰(Kenneth tay)设计的专门帮助自闭症儿童的synchrony鼓,2014 年譬如,来自新加坡的肯尼斯·泰(Kenneth Tay)在2014 年推出的Synchrony,是一个专门帮助自闭症儿童的鼓

所谓“Synchrony”就是“同步”之意,而设计的初衷是希望小孩与家长两人同步进行敲击来取得和谐的乐音

这样一来,就可以用作另类的音乐治疗

设计师称,当孩子结束了专业的治疗后,也能借此设计在家中和父母一同进行音乐上的互动,寻找到一个彼此可以进行连接和沟通的渠道

该设计至今已被证明可以帮助自闭症儿童扩大他们的社交和情感技能

另外,来自以色列的设计师夏赫娜·莫林(Sharona Merlin)的Miss则是两款视觉和感官扬声器

采用了其作为振动传播特性著称的枫木,这两款设计皆提供聆听音乐的另类感官媒介

刻有特殊的纹理的两件设计品,会根据节奏和音乐而波动

尤其当人站在上面,扬声器能通过产生的振动让脚部感受到音乐

此设计对于听障者而言最为体贴

跨界,引发脑洞大开音效剪接师兼电影导演华特·莫奇(Walter Murch)曾说:“音乐是无法保存之物

”其含义套用在具体的音乐产物其实也一样

如同与The Vamp,对于用完即弃的扬声器中常见的金属网格,在艺术家德纳·哈基姆(Dana Hakim Bercovich)巧手中却变成了极为时尚的珠宝

跨界不仅引发脑洞大开,也在这一场声音展中独树一帜

被展出的珠宝系列来自德纳2014年的“My Four Guardian Angels - Blue Series 1”以及 2016年的“Crafted Fear”设计

这两大系列可简单地以“升级改造/回收术”(Upcycle)的风格来形容,其实内藏着非常合时的隐喻——这些作品直接反映了人们当今在全球与数位化的世界里所经历的焦虑,特别是在私人空间,身体甚至都成为监视场所的时势

摩耶称:“这些作品也可被视为护身符般的古老象征性,或是未来人体内的植入物,隐藏其中的科技将透露出身份与身处的位置,就如真人秀般

”对此设计的纳入,摩耶则表明是绝对有其重要性的,“它正好与整个展览的主题有关联,勾勒出用户与外界之间,设计及使用手法之间的问题

”摩耶说到

或许,你不曾想过原来声音与设计之间有如此深厚的渊源,但作为视觉性动物的我们,却能通过设计看见声音的本质,已三生有幸矣

artdesign_org_cn 艺术与设计 长按二维码可以扫描关注我们哦!东京 热